天鸿娱乐

天鸿娱乐

青年艺术家寻找艺术与社会中的光点与痛点

青年艺术家寻找艺术与社会中的光点与痛点

时间: 2019-06-18 | 片长:00:04:47 | 来源: 艺术中国

天鸿娱乐 www.bths201.com

童昆鸟《不了鸟知》行为装置,金属,行李箱,皮鞋,酒瓶,2018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名字里有个鸟字,还是他小时候很喜欢玩儿平衡鸟玩具,童昆鸟的作品里有很多鸟的形象。他做了一个钢铁放大版的平衡鸟装置,像一架战斗机盘桓在展厅的上空。

童昆鸟《不了鸟知》

童昆鸟《不了鸟知》只有一个尖端放在细铁棍上

童昆鸟并不是多擅长去计算整个装置的力学公式,而是拆开了平衡鸟玩具,研究里面的结构,然后找到物理三点平衡结构,在中心点的前后左右通过不断的实验加上重量,找到一个平衡状态。巨大的钢铁结构如同一只展翅飞翔的鸟,所有的重量都通过像是鸟嘴的尖端压在了一根细细的铁棍上。只是放置上去,并没有焊接等连接的方式。


童昆鸟的行为作品影像记录

其实艺术家自己将这个装置称作是他行为艺术作品的辅助工具,在他将自己130斤的重量,一点不多,一点不少的放置在整个装置上时,鸟形的部分就会从向上扬起的角度变为与地面平行。他说自己在上面的时候是很紧张和害怕的,之前做实验的时候曾经摔下来过,但好在那次没有碰到细铁管上。但他想要在作品上,去感受它的状态,感受作品的感觉。

童昆鸟作品局部

也正是由于潜在的危险性,在这一次展览中很遗憾他的行为艺术表演不能实施,于是他将上一次去上海做行为表演时,旅行中用到的行李箱、雨伞、鞋子和喝过的酒瓶挂在了“鸟”尾巴上,想要把自己存在的印记放在作品上,代替自己。

在走近童昆鸟这件作品时会自动抽打手鼓

青年艺术家童昆鸟接受艺术中国采访

在采访中,童昆鸟戴着珍珠的小辫子一直很吸引人,很多人以为他是少数民族。翘着的小辫子像是达利翘着的小胡子,充满着艺术家的倔强,就和他对艺术的坚持一样。他坚持不去除作品中的危险性,“没有危险性作品就没有感觉了,这件作品的理念就是靠危险性来支撑的。” 人类向往飞翔,童昆鸟在他的作品中以另一种方式获得自我的飞翔。

展览现场

王恩来 《钢尺,G字夹与吧凳》多个G字夹将钢尺的底部固定

王恩来 《钢尺,G字夹与吧凳》顶部的一端只用了一个G字夹来固定

以力来维持一个平衡的临界状态,也是王恩来作品中的一部分。他在《钢尺,G字夹与吧凳》中用了多个G字夹将钢尺的底部固定,顶部的一端只用了一个G字夹来固定。弯曲的钢尺形成了一个好似地球仪的装置,但似乎在下一秒就会挣脱G字夹的束缚弹开来。尺子用来测量长度,在这里代表着一条条“地球仪”经线。“尺度”是做一件事的分寸,正所谓过犹不及,在这样一种平衡的临界点中,力与力相互拉扯牵制,形成了一个稳定的状态。

王恩来 《玻璃板、橡胶球、捆扎带与拳击手套》2017年

在《玻璃板、橡胶球、捆扎带与拳击手套》中,也有这样一个不断缓慢变化中的稳定状态。充满气体的橡胶球本来是柔软的,但在经过两个玻璃和捆扎带夹击下,柔软的球就有了一种力量。展览现场,拳击手套在缓慢推着玻璃板,然后突然收回,由玻璃板夹着的球会剧烈晃动,但在临界值之内则不会倒塌。

王恩来 《玻璃板、橡胶球、捆扎带与拳击手套》

王恩来作品局部

青年艺术家王恩来接受艺术中国采访

王恩来很擅长把日常之物重新排列组合,做成一种临时性的结构。这也是他从2014年到现在在创作中一直坚持的一条脉络。他认为现代社会的运转就像是一个巨大而复杂的机器,这个机器制造了数不尽的产品。这些日常物无处不在,我们习以为常,就往往会忽略很多有趣的东西。于是他将这些物品本身的功能和符号意义剥离,挖掘其最根本的物理属性和重新组合的可能性。艺术家打破了日常的无聊,想要以此提示我们的生存状态。

展览现场

胡尹萍创作《身份》这件作品的契机是朋友在微信给她发了一张照片,说这个人很像她。她一看觉得这个人很丑啊,第一反应不知道她想的是不是“这么丑怎么会像我?”她开始想要扮演这个人,出于赌气也好,好玩儿也罢,还是纯粹是为了创作一件作品。

邵亦杨与胡尹萍在作品前交谈

胡尹萍先是剪了一个照片中人的发型,后来觉得不过瘾又做了一件一模一样的衣服。但还是觉得不像,因为那时候她才100斤。摄影师建议可以喝盐水让脸变肿,但第二天她不光是脸肿了,连眼睛也肿成了一条缝,可以说她为了自己的作品也是很拼了。这样的方法行不通,她干脆开始增肥,一点点接近照片中人的形象。

朋友发给胡尹萍的照片

胡尹萍增重后的戏仿

这时候胡尹萍开始觉得照片中的人其实挺酷的也挺好看的。于是她开始反思为什么大家现在一直都喊着减肥,一言不合就A4腰,蜜桃臀,大长腿,为什么这样才是美的?她的作品其实对消费社会中现有的审美标准和男性的凝视提出了挑战。她认为真正的美来自内心的强大和自信。

夏可君在研讨会现场

夏可君也提到:“在现在混杂的AI时代,80后90后的艺术家喜欢用媒材加一些虚拟的表演性。我们小时候总是会被认为长得像父母,于是我们对于的最初认知是相似性。胡尹萍增肥去模仿另一个人其实是将行为与图像结合,产生了一种身份错位感。”

这样一种身份的错位也是一种对于现实的戏仿和真假界限的模糊。正如现代社会存在的整容现象,在承受巨大的身体痛苦冒着生命危险付出巨额金钱后,变成所谓的美女就像经过一个模具翻模制作出来的商品一样,个性丧失,自我身份模糊。

胡尹萍的推荐人Alia Lin在研讨会现场

胡尹萍的推荐人Alia Lin在推荐理由里谈到了艺术家对于社会个体生存状态的关注,“她的作品不仅仅关乎女性主义,更在于对个体自觉意识和存在问题的讨论。”

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副院长邵亦杨在开幕式上致辞

这也是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副院长邵亦杨所提到的,她认为:“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很个性化,他们真实的表达了自我,也表现了对于社会现实的思考,自己的个体经验也是社会的共同记忆。媒介本身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如何用媒介表达观念和对当代社会的思考。”(图文/孟媛)

展览海报

2019年6月16日到7月15日,"筑中美术馆青年艺术家项目(2011-2021)——天天向上·2019年度提名展"在筑中美术馆开幕。本次展览由北京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彭锋担任学术主持,2019 年度的提名展由徐冰、隋建国、彭锋、邵亦杨,以及于瀛、Alia Lin组成的"青年策展人组"共同提名和筛选参展艺术家。

本届展览将从八零九零后青年一代艺术家的创作谱系中筛选作品,集中呈现艺术与当下社会碰撞中绽放的“光点”与“痛点”,以绘画、雕塑、影像、装置、 行为等多元化的面貌,折射他们目前的创作生态和精神内涵。

隋建国接受艺术中国采访

 彭锋接受艺术中国采访

艺术批评家高名潞致辞

 北京大学教授朱青生致辞

艺术家肖鲁在研讨会现场

其它参展作品:

刘沁敏 《天使哈哈》

展览现场

罗婧 《无用之用》

罗婧 《无用之用》

罗婧 《无用之用》

刘成瑞 《异教徒》行为现场 2016年

刘成瑞 《刮子移土》行为现场 2008年

刘成瑞 《一轮红日》行为现场 2015年

王铮《你是我不及的梦》系列12 布面油画 2016年

胡庆雁作品 2018年

康靖 《无题(局部),铜板、木框、音响, 2014年

李赢 《界石》(局部)  2018年  黑色金属丝 灯光装置

高振鹏 《超级明星6号》宣纸,灯控装置,不锈钢,亚克力

刘博大 《灭蚊敢死队No.5》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观众观看作品

http://mp42.china.com.cn/video_tide/video/2019/6/21/20196211561098478370_463.mp4